恆春基督教醫院~ 恆基風之巢

關於部落格

財團法人恆春基督教醫院

捐款專線:(08)8880064

捐款劃撥帳號:04033313
  • 4108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守護南台灣醫療照護的堡壘-恆基

<b>文 / 顏三元醫師</b>



初夏的陽光熱情照耀著南台灣,沿途崎嶇山間小路,開著長途的車程,我懷著期待的心到達恆基。 像家人般的疼惜  雖是陌生的環境,但恆基人的親切熱情使我很快融入他們的醫療團隊裡。在恆基大多有共同信仰,大家倚靠主、更將主賜予的愛散播給南台灣民眾。恆基人像家人般沒有高低階層之分,彼此互相尊重疼惜、努力經營這大家庭,讓南台灣醫療資源最缺乏的恆春半島居民們,享有生命應有的醫療權利。  在恆基支援雖只有短短一個月時間,深刻感受到在這樣艱難的經營環境中,恆基並沒有因為經費的短缺而忽略醫療品質。他們深入恆春偏遠山地巡迴醫療義診,專車接送偏遠病患接受醫治、復健。
繼續閱讀

恆基急診室特寫PartⅠ-缺人力,值班再值班

<b>文 / 發展室 傅耀毅 </b>



<img src="http://pics8.blog.yam.com/4/userfile/h/hcch/blog/146e762879bed3.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float: left; margin: 0.7em 1.4em 0.7em 0;" />從恆春基督教醫院側門往裡走,這裡就是恆基的急診室。這裡除了醫師外,相對於其它門診護士,這裡的護理人員身著紫色的護士服,讓人不得不注意;任誰都不想來此報到,但這裡每天上演著悲歡離合,故事每天重複上演;恆基的醫護人員,雖然人數不足,但每天都兢兢業業守著崗位,搶救每一個可能的生命。  恆基專科醫師徐學誼形容急診室,形容的貼切,「急診室每天就像打仗一樣,生死交關,瞬息萬變」,雖然恆春基督教醫院地處偏遠,比不上都會型醫院每天百人的急診量,但身負著恆春半島約七萬居民,每年約600萬的旅客流量,恆基每天仍一組約10人的急診人員隨時待命,搶救每天約50名的急診病人。
繼續閱讀

第十屆醫療奉獻獎 陳雲址醫師

<p><img height="250" alt="" src="http://www.hcch.org.tw/_photo_dr/yun_zhi%20chen.jpg" width="385" border="1" /><br /><font color="#336600" size="2"><font size="3"><br />陳雲址,民國二十三年生,高雄縣人,國防醫學院醫學系畢業,曾負笈日本東京醫科大學眼科、美國夏威夷大學醫院管理。民國五十七年於台北市長春路開設「信望愛眼科診所」,為台灣眼科專科診所先驅,經營十分成功。一場大病,卻讓他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效法馬偕博士「寧願燒盡,不願銹毀」的精神,遠赴恆春基督教醫院服務,成為第一個常駐在台灣尾的眼科醫師。在擔任恆基院間,自掏腰包替醫院增添設備;並賣掉經營多年的眼科診所,為醫院員工發放年終獎金;更動用私人關係,替醫院增添新血,並曾獲全國好人好事代表。七年來,他邊看病、邊傳福音,改變排灣族老人根深柢固的迷信,鼓勵眼疾老人進醫院接受治療;更建立洋蔥工人角膜潰瀾的職業病通報系統,讓恆春失明人口逐漸減少,為恆春居民帶來一片最溫暖、明亮的陽光。</font>&nbsp;<br /></font><br /><font color="#ff0000" size="4"><strong>守護恆春的明燈 </strong></font></p>
<p><font size="2">為了效法馬偕博士「寧願燒盡、不願銹壞」的精神,他成為駐守台灣尾的第一位眼科醫師;為了照顧病患,他二十四小時待命,全年無休;為了發放員工年終獎金,他悄悄賣掉自己大半生經營的診所……。 <br /><br />恆春,南台灣耀眼、燦爛的陽光城,但很長一段時間裡,這兒的居民卻是活在一片漆黑中;由於沒有眼科醫師,老人家眼晴壞了,無處可醫,失明比例居台彎之冠。入夜後,看不見的老人家,索性連燈也不點,整個恆春半島入夜後,只有星星和鵝鑾鼻燈塔發出的微微光亮,在黑夜中閃爍;恆春也因而一度被稱為「瞎子村」。 <br /><br />直到七年前,原在台北開業的眼科醫師陳雲址,選擇到恆春督教醫院服務,成為第一個駐守台灣尾的眼科醫師。他每天從清晨的門診,看到半夜的急診,終為恆春居民帶來真正的「陽光」。 <br /><br />陳雲址,國防醫學院畢業,自軍中退役後,民國五十七年在台北開設了「信望愛眼科診所」,是台灣眼科專科診所的先趨。專業技術加上他誠懇、親切的服務態度,很快打響了名號;診所名聞遐邇,病患絡繹不絕。但陳雲址早年擔任實習醫師時,曾不慎被病患感染了肝炎,甚至引發猛爆性肝炎,一度命在旦夕;不久後,雖痊癒了,肝功能卻一直不好。五十六歲那年,在繁重的診所工作壓力下,猛爆性肝炎再度發作,這場大病讓他不得不提早從工作崗位退休,將診所交給了行醫的親戚,便帶著家人到美國,打算在異鄉安享晚年。 <br /><br />篤信基督的陳雲址到了美國,卻過不慣悠閒的日子,生活中少了對病患的問候,醫術也從此荒廢,更令他鬱卒不已。他想到為台灣奉獻一輩子的馬偕博士生前一句話:「寧願燒盡,不願銹壞」,他不甘心自己就這樣一點點的「銹壞」了;於是下定決心,他要回到台灣,選一個最需要自己的地方,將最後的價值全部奉獻出來。 <br /></font></p>
<p><font size="2"><font color="#336600"><font color="#ff0000" size="4"><strong>不願閒散「銹壞」 決心返台奉獻 <br /></strong></font><br /></font>陳雲址當時只有一個想法:要到沒有眼科醫師的地方服務。他和夫人返台後,花了整整一年,走遍全省各偏遠地區,進行醫療巡禮。他在每個地方都待上一、兩個星期,仔細觀察,瞭解問題,最後發現:整個九百平方公里大的恆春半島,居然完全沒有一位眼科醫師,便決定在這裡落腳;他並接受當時恆春基督教醫院院長簡肇明之邀,接下院長的棒子。 <br /><br />這名台北的開業醫師到了恆基,和所有員工一樣,住在醫院簡陋的宿舍裡,二十四小時待命,全年無休;而且還「買一送一」,帶著夫人凌淑蓮,一起到恆基當義工。由於醫院缺乏有經驗的護士,過去在診所當陳雲址助手的凌淑蓮,便負起培訓眼科護士的責任,從量視力、眼壓、消毒器械、到進開刀房跟刀,邊做邊做;夫妻倆不僅鶼鰈情深,默契更是一流,陳雲址笑說,「她比護士更好用,只要我眼睛眨一下,就知道我要什麼。」 <br /><br />凌淑蓮剛到恆春,還有些不習慣,出門到處都是野狗,衛生環境也不好;但她說,這裡新鮮的空氣和美麗的陽光,卻比台北和美國強上好幾百倍。因此,和先生有相同信仰的她,對於無法當個清閒的「先生娘」,從未有半句怨;唯一掛心的是:陳雲址的健康狀況;每當先生寢忘食地照顧病人,她常也要加倍地在一旁,照顧先生的身體。<br /></font><br /><font size="2"><font color="#336600"><font color="#ff0000" size="4"><strong>罹患肺炎 仍強忍病痛看診</strong></font> <br /><br /></font>恆基現任院長劉章田說,陳院長是個標準的好醫師,對病人來者不拒、耐性十足;上午門診總是看到下午一、兩點還在忙,緊接著,進開刀房動手術;三更半夜遇有眼科急診,又是由他來看。讓同仁和病患都為他心疼。 <br /><br />陳雲址最「厲害」的是,除了眼科專業外,還有國、台、日、英「四聲帶」功夫,和各階層的病人溝通起來,全無障礙。劉章田說,恆春原住民多,老一輩原住民受的是日式教育,除了原住民的母語外,只說日語,連在家都沒人可以談上幾句話。這下,碰到會說日語的醫師,高興得不得了,總是拉著陳院長說個沒完;另外,恆春的菲律賓、越南外籍新娘不少,陳院長可以用英文和她們交談,讓這些外籍新娘也能安心看病。 <br /><br />事實上,很少人知道,當初陳雲址選擇眼科,是為了親自醫治愛子;因此,一當上眼科醫師,他似乎也養成了把每一病人視為親人的習慣。陳雲址本來是內科醫師,長子一歲時,不小心被汽水瓶蓋打傷了眼精,角膜破裂,就醫時卻沒能得到妥善的照顧。當下,他即決定換科發展,由自己來照料長子,還特別到日本修小兒眼科。由於自己也曾經是病家,格外重視病人的感受,他發誓,一定不讓病人有被忽視的感覺。 <br /><br />儘管如此,陳雲址坦言,在恆春看病,心情和在台北有很大不同;在台北看病雖然不敢輕忽,但心裡總想:「自己醫不好,還有大醫院醫師幫我看」的倚賴性。來到這裡,看每一個病人,不是用心就好了,還得「拚命」,要拿出一切本事,治好他們;因為除了他,病人沒有其他醫師可以看了。</font><br /><br /><font size="2"><font color="#336600"><font color="#ff0000" size="4"><strong>定期山地巡迴醫療 看病兼傳教 <br /></strong></font><br /></font>不過,陳雲址面對的最大挑戰,不是疾病,而是原住民的特殊信仰。陳雲址說,醫師診斷出病來,卻束手無策,是最感痛苦、挫折的。剛到恆春時,他經常碰到這種情況。由於恆春排灣族老人十分迷信,一名族裡的老巫師罹患了白內障,但她聽見神告訴自己不能治,說什麼也不讓陳雲址開刀;他只有眼睜睜地看著她失明,這件事讓他至今無釋懷。 <br /><br />陳雲址這才了解:來到這裡,光治病沒有用,還要治「心」。因此,他走出醫院,每個月到原住民社區進行兩次山地巡迴醫療,看病兼傳教,不僅為原住民帶來醫療,還送來「福音」;希望能藉由信仰,改變他們對生命的態度。 <br /><br />皇天不負苦心人,在陳雲址苦口婆心下,排灣族的老人終於願意走進醫院,接受手術治療。因而重見光明的老先生、老太太,全成了陳雲址的活廣告;每天扯著嗓門,到處宣傳這個台北來的醫師多「神奇」,讓他們壞掉的眼睛又「亮」了起來。就這樣,一個拉一個,陳雲址門診從最初每天十幾個、三十幾個,到現在近百個;相對的,恆春失明的人口也在快速減少中。 <br /><br />陳雲址在這裡還有一個驚人的發現:盛產洋蔥的恆春,不少工人採收洋蔥時,常遭洋蔥刺激而造成角膜潰爛。他不僅主動通報衛生署,將其列入職業病報系統;還參與行政院勞工委員會衛生研究所「洋蔥作業人員角膜感染研究」計畫,積極防範洋蔥工人的失明危機。&nbsp;<br /><br /><font color="#336600" size="2"><font color="#ff0000" size="4"><strong>院長未支薪 先捐百萬買器材</strong></font> <br /></font><font size="2"><br />除了疾病防治,陳雲址花了不少心力在恆基的經營上,希望讓這所財務不佳、揹負巨額貸款的醫院,能起死回生。陳雲址說,接任恆基院長時,醫院正在擴建新的醫療大樓,向衛生署貸款了一億兩千萬元,完全沒有餘錢可購買眼科醫療器材;但沒有設備,光有醫師,也無用武之地。陳雲址二話不說,上任後還未支薪,就先拿出一百萬元,捐給醫院買器材。而過去一向在診所裡坐等病人上門、收錢的他,為了醫院永續經營,也開始學著四處去募款,開口向別人「要錢」。 <br /><br /><img style="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FLOAT: left; BORDER-BOTTOM-WIDTH: 0px; MARGIN: 0.7em 1.4em 0.7em 0px; BORDER-RIGHT-WIDTH: 0px" alt="" src="http://pics8.blog.yam.com/8/userfile/h/hcch/diary/1479ab3eef35b0.jpg" />陳雲址說,起初,向別人伸手感覺很「歹勢」,心裡難過得不得了,怎麼也開不了口。後來想想:恆基設在這裡,是上帝的旨意,恆春的居民也不能沒有它,自己的面子又算什麼?所以,他看病之餘,還固定到各地扶輪社、農會做保健專題演講,外帶募款。但是進來的款項,遠遠追不上醫院的開銷。前三年年底,醫院發不出年終獎金,陳雲址為了獎勵辛勤工作的員工,回到台北悄悄把經營二十五年的「信望愛眼科診所」賣了,拿錢來發年終獎金。 <br /><br />恆基不僅缺錢,更缺人才。而陳雲址不僅出錢,也拚命替醫院「拉人」。每次出國開會或返美探親,總不忘連絡在各地的同學、學弟,遊說他們回來恆基服務;現在,恆基不僅有了第二位眼科醫師,還有三、四位返鄉服務的旅美醫師,幾乎可以說得上是全台留美醫師比例最高的醫院了。 <br /></font>
<p><font color="#336600" size="2"><strong><font color="#ff0000" size="4">疲累不言苦 付出最喜樂</font></strong> <br /></font><font size="2"><br />在恆基待了七年,出錢出力的陳雲址,家產及肝臟都因此縮小了三分之一以上。前三年,身體實在負荷不了,因此,他決定卸下院長一職,工作熱忱卻不因而稍減。雖然孩子在美國都事業有成,頻頻呼喚老爸到美國享兒孫福,但陳雲址已將恆春視為第二個家鄉,打定主意,在這裡過餘生。他說,年輕忙著為生活打拚,老來卻開始有夢、有理想:希望恆春居民,都能享受到便利的醫療資源,擁有富足的心靈生活。 <br /><br />他說,這一路走來,有累的時候,但沒有苦的時候;服務這群有需要的人,是上帝賜給他最大的恩典。陳雲址和另一半臉上充滿了嘉樂的神采,讓人真以為,他們的收穫比付出多得多呢! <br /></font></p>
</font></p>
<p>&nbsp;</p>
<p>&nbsp;</p>
繼續閱讀

落山風的春天

<b>文/王永泰</b>




<b>風之巢</b>



<img src="http://pics8.blog.yam.com/4/userfile/h/hcch/blog/146e763f05fe54.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float: right; margin: 0.7em 0 1.4em 0.7em;" />經過一個小時的車程,恆春基督教醫院的巡迴醫療專車抵達牡丹鄉高士村,熱心的村長立即廣播這個等候多時的好消息,高士村中心的活動廣場立即就湧進十幾位排灣族的老人及小孩,年輕人反而不多見,有些行動不便的長者就由四、五十歲的晚輩背負而來。此次例行性的山地部落巡迴老人義診,有兩位醫師、八位護理人員、一位庶務、一位院牧參與,其中有幾位護理人員口操流利原住民母語招呼村民登記就座,接著拿起簡單樂器像變魔術般作帶動唱,當村民興致高昂時就拿出事先繪製好的海報講述衛生教育及一般疾病預防常識,護理人員時而原住民語、時而國語編出一則則故事逗得老人和小孩哈哈大笑,笑聲又陸陸續續引來更多村民,於是一切準備就序的義診活動正式開鑼。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